中泽嘉盟成立于2008年

中泽嘉盟成立于2008年


5月25日,马云和史玉柱同时退出私募基金中泽嘉盟的消息,引发市场对中泽嘉盟的强烈关注。老虎财经查询公开信息后发现,中泽嘉盟成立于2008年,是由“小灵通之父”吴鹰创立的一家私募基金。相比云锋基金、深创投、九鼎投资、红杉资本等明星基金广撒网深挖墙似的大手笔操作,中泽嘉盟更专注于投资相对较小但收益却相对较高的TMT行业VC投资,这与其创始人吴鹰喜欢豪赌的性格高度一致。
 
//
 
马云的朋友圈
 
//
 
马云、史玉柱同时退出私募基金独董的消息,让中泽嘉盟私募基金一夜走红。
 
据证券时报-e公司报道,5月25日,马云、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退出中泽嘉盟投资有限公司主要人员行列。
 
能同时聘请马云、史玉柱担任独董,中泽嘉盟私募基金看似来头不小。
 
老虎财经查询公开信息后发现,中泽嘉盟私募基金成立于2008年,注册资金1亿元,专注于TMT(即科技、媒体和电信)行业,主要投资阶段为天使轮、A轮和B轮。在成立初期,公司联合创始人包括吴鹰、俞敏洪、江南春、桂松蕾和丁健等知名明星企业家。但后来吴鹰却通过增资获得控制权,而俞敏洪和江南春则退出股东行列。
 
吴鹰者,何许人也?公开信息显示,其曾为UT斯达康的联合创始人,有“小灵通之父”之称。但是,吴鹰所为人乐道的,却是曾经充当马云和马化腾“和事佬”走红的一张照片。
 
据报道,马云和马化腾在某次聚会上不期而遇、相邻而坐,但不知何事二人脸上均现不悦之色。而在此时,吴鹰却不失时机地出场,轻抚两人进行安慰,长辈劝解小辈之情跃然纸上。
 
 
 
来源:网络
 
吴鹰另一为人称道之作,是促成BAT三巨头——李彦宏、马云和马化腾同台同框留影。据说,能促成三巨头同框合影的,在IT界无人能出吴鹰其右。其在科技领域的地位之高,可见一斑。
 
不过,相比如今的江湖地位,吴鹰的工作经历似乎更具几分传奇色彩。公开信息显示,吴鹰1985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,留美攻读无线电子专业硕士学位后加入贝尔实验室,后创立Starcom,合并后成立UT斯达康。2007年7月,创立和利资本。2008年10月,联合创立中泽嘉盟投资有限公司。
 
来源:企查查
 
另外,据传吴鹰与马云相交甚笃。在创业初期,吴鹰曾获得了软银孙正义的3000万美金融资。利用这笔融资,吴鹰顺利将UT斯达康送入纳斯达克。后来,吴鹰又将软银介绍给马云,使阿里巴巴顺利获得孙正义的2000万美元融资。吴鹰与马云的交集,因此加深。此后二人也有多次同进同退,如在华谊兄弟,两人均为独董。这就不难理解,为何在2008年成立中泽嘉盟基金的时候,吴鹰能拉来马云,让其位居独董之列。
 
//
 
孤注一掷,豪赌VC投资?
 
//
 
中泽嘉盟基金主要专注TMT行业VC投资。企查查信息显示,自2008年10月成立以来,中泽嘉盟公开投资事件主要有24起,包括全通教育、润建通信、立昂技术等投资事件。
 
从投资行业来看,中泽嘉盟在投资初期主要集中在通讯领域,这或与基金高级管理人的专业背景有关。天眼查信息显示,2008年至2012年间,中泽嘉盟投资了百林通信、移通讯联、全通教育、博升优势、UMANTO HOME、润建通信、立昂技术和比科斯8个案例,除UMANTO HOME为高端家纺垂直电商、全通教育为教育行业外,其他均与通信有关。而在基金高管中,包括乐振武、武雯弘、柳潘和吴鹰在内的4名高管均有UT斯达康的工作背景,而UT斯达康的主营,主要涉及电信运营。
 
中泽嘉盟的投资风格发生改变,在2014年以后,基金主要投向转向互联网金融科技。天眼查信息显示,2014年至2018年,中泽嘉盟投资了漫道科技、茂业通信、中诚信征信、银承库、牛犇犇金融、金刚游戏、海信意成、匡恩网络、菠萝BOLO、MDC通讯、麦萌漫画、车车车险、国能电池和比特微。
 
不过,从投资阶段来看,中泽嘉盟主要集中在VC阶段,这或与创始人吴鹰喜欢豪赌的性格有关。
 
据公开报道,吴鹰曾进行多次押注。1985年,在北工大享受不错待遇的吴鹰进行了第一次押注。彼时,仅靠随身所带30美元和一个行李箱,吴鹰只身来到美国新泽西州理工学院攻读硕士学位。1991年,吴鹰从贝尔实验室辞职后,创办Starcom公司,进行人生的第二次押注。结果显示,他在这两次豪赌中,均完美赢出。很快,吴鹰又进行了人生的第三次押注,这次主要将UT斯达康公司产品押注在小灵通上,但仅获得喜忧参半的结局。此后他又将宝押在3G网络技术开发上,不过这次却以失败而告终。
 
而在投资界,VC投资因不确定性强、投资风险大、投资收益大等特点,与豪赌有着诸多相似之处。而敢于在VC阶段押注,中泽嘉盟以小博大意图明显。
 
据企查查信息,中泽嘉盟曾在2010年耗资1500万元战略投资百林通信,但至今仍未有IPO的消息。而从参与战略投资,到目前已经过去近10年时间,基金被套明显。又如,2015年8月中泽嘉盟曾参与牛犇犇金融天使轮融资,但目前已经确认被“踩雷”。再如,中泽嘉盟曾在2010年参与移通讯联种子轮融资,但至今杳无音讯。
 
而从另一个角度看,高风险高收益或为中泽嘉盟基金进行豪赌的“动力”。以全通教育为例。2011年3月,中泽嘉盟投资2000万元,入股全通教育。而据2016年2月5日全通教育公告,中泽嘉盟所获5499945股公司股票,已以72.24元/股的均价全部减持。本次减持,中泽嘉盟获得收益39731.6万元。对比2000万元的投资成本,本次投资总计获利18.87倍,年均收益逾3倍。
 
通过低成本入股,高价抛出的VC投资,全通教育并非特例。公开信息显示,通过与全通教育类似的教育,中泽嘉盟已实现了东方明珠、共进股份、立昂技术等多个案例的退出。另外,还通过并购的形式实现了漫道科技和长实通信等案例的退出。
 
由此不难看出,在投资方面,中泽嘉盟更偏好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。而事实上,在公开的24起投资案例中,投资阶段为天使轮、A轮和B轮的投资次数为15次,占比为高达62.5%。
 
//
 
权利集中,股东分道扬镳
 
//
 
在2008年,中泽嘉盟私募基金曾吸纳了一批知名股东,但从公开信息来看,已出现股权向吴鹰集中,而股东分道扬镳的迹象。
 
 
 
中泽嘉盟2008年股权结构 来源:企查查
 
企查查信息显示,在2008年10月10日,中泽嘉盟股东发起人包括吴鹰、江南春、俞敏洪、桂松蕾和丁健,其中前四位股东实缴出资均为3000万元,丁健出资1500万元,股权结构为22.22%,22.22%,22.22%,22.22%和11.11%。从股权结构看,前四大股东持股一致,话语权相当,是一个典型的无实际控制人、无大股东的LP结构。
 
 
 
中泽嘉盟2015年股权结构 来源:企查查
 
然而,从2015年开始,中泽嘉盟的股权结构却出现较大变化。数据显示,分众传媒CEO江南春和新东方教育CEO俞敏洪退出,吴鹰持股上升至76.30%,为基金最大股东;桂松蕾持股比例为22.22%,保持不变;丁健的持股下降至1.48%。由此可见,通过股东变化,吴鹰已取得中泽嘉盟的控制权,与之对应的,是明星股东的退出。
 
2019年5月,中泽嘉盟再度生变。据媒体报道,马云和史玉柱已于5月27日同时辞去独董职务。史玉柱辞去独董职务,或与公司投资牛犇犇金融有关。企查查信息显示,2015年7月,牛犇犇所属同方联合互联网金融集团获得中泽嘉盟千万美元级A轮融资。作为独立董事,史玉柱也被涉入其中。此后,由于平台暴雷,市场多次传出史玉柱“被调查”的假新闻。
上一篇:整固于最新交易区间的低端
下一篇:随着纳入比例的增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