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至2019年5月23日

截至2019年5月23日


5月17日,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,北京市规划自然资源委、市城管综合行政执法局联合发布《关于立即处置在施违法建设的实施意见(试行)》(简称“意见”),该意见是贯彻市委市政府对违法建设“零容忍”、实现动态“零增长”的重要举措。 但新京报记者发现,北京市区仍存在违建难以拆除的现象。5月2
5月17日,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,北京市规划自然资源委、市城管综合行政执法局联合发布《关于立即处置在施违法建设的实施意见(试行)》(简称“意见”),该意见是贯彻市委市政府对违法建设“零容忍”、实现动态“零增长”的重要举措。
 
但新京报记者发现,北京市区仍存在违建难以拆除的现象。5月21日,位于海淀区四季青镇的Wehouse小区多位业主向新京报记者反映称,该小区4-1、4-2两栋别墅的部分地下区域已经被挖空好几米,绿地等区域被加盖了多层建筑。截至2019年5月23日,执法队张贴约谈和整改通知书10余次,但仍未恢复原状。
 
 
 
别墅地下施工现场。
 
业主:邻居违规挖空别墅地下好几米
 
“我们小区4-1、4-2两栋别墅是挨着的,为同一业主所有。从2018年10月份开始,在未取得相关施工证件的情况下,该两栋别墅内就开始施工。目前这两栋别墅已经被施工围挡圈住,地上建筑已经被蒙上黑色施工网,两栋别墅地下部分已经被掏空了约五、六米深,只剩下几根柱子支撑,有些柱子已经看似倾斜了。” wehouse小区业主李明(化名)向记者介绍称,“我们家邻近该两栋别墅西侧,对方的行为不仅扰民,而且给我们带来了安全隐患。我们已经多次向当地相关部门举报投诉,也打过报警电话,可依旧挡不住对方的违建行为。最近,我们又发现与其隔着的墙体已经开裂,地面有些出现下沉,已向当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,并且报警。”
 
业主刘虹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这两栋别墅的业主不仅违法掏了地下部分,连附近的绿地都已经占据,并且在该两栋别墅的南侧加盖好几层建筑,目前还是被围挡和黑色网格围住,外人很难进入内部查看。”
 
城管队:责令现场停工整改
 
5月23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来到了位于海淀区四季青镇的wehouse小区4-1、4-2别墅附近,该两栋别墅已经被围挡和黑色施工网围住,内部的一些机械还在施工,地下部分区域已经被掏开,有几根柱子支撑着上面建筑。此外,紧邻该两栋别墅的东侧的绿化物已经不见,南侧建筑物有明显超出紧邻西侧楼栋的部分。在部分业主的指引下,记者看到了该两栋别墅西侧的裂缝墙体和下沉状态的地面。
 
随后,部分业主就上述施工问题拨打了报警电话,并向四季青镇政府与城管部门进行举报。对此,四季青镇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,“这个问题早就存在,现在,我们又安排相关部门赶赴现场处理。”
 
不久后,四季青城管队工作人员来到了施工现场,责令现场停止施工进行整改,并下达了约谈、恢复原状等通知书。“上述施工的两楼栋南侧已经违规建起了多层建筑,并涉嫌占用了绿地部分。我们曾多次向该施工业主索要房本,以便查看其是否有地下室部分,但业主至今未提供,这种情况下必须停工。至于对方的施工证件问题则需要由住建部门调查处理。”现场的城管工作人员向记者说道。
 
 
 
城管人员赶到现场,责令停工整改。
 
对此,该小区物业张姓负责人回应记者称,“我们就此问题向有关部门举报和制止过。”当记者问及相关施工车辆如何进入该小区时,张姓负责人又称,“我们公司有人专门对接,我不能回答。”
 
镇政府:当事人有抵触情绪,新生违建拆除进度慢
 
5月24日,四季青镇政府就此事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2018年10月底,四季青镇城管执法队在检查中发现该处存在施工行为,执法队员在此次检查中发现施工人员正在对房屋主体进行加固,当时未出现新生违建行为。2018年12月四季青镇执法队对该处巡查发现该处存在新生违建行为,执法队对该处新生违建责令停工暂扣电镐等施工工具,并多次约谈4-1、4-2号违法建设人,劝其自行拆除新生违建。违法建设人于2019年1月中旬开始自行拆除新生违建,因春节等原因拆除缓慢,执法队于3月18日对该处检查并多次约谈当事人,新生违建已正常拆除中,但当事人仍有抵触情绪,拆除进度缓慢,执法队正督促其拆除新生违建。
 
四季青镇政府称,经核实,常青园南里二区4-1、4-2号原有地下室,但地下室为购房赠送,执法队队员多次约谈该处相关负责人来执法队接受调查询问。但该处负责人一直未提供该房屋的相关手续。执法队多次前往该处物业查询房屋建设图纸及地下室相关信息,但并未查询到,经现场检查可能涉嫌扩建地下室行为,执法队再次约谈该处相关负责人提供地下室及其房屋相关手续,并已责令地下室停工并暂扣部分施工工具。截至2019年5月23日,执法队张贴约谈通知书和整改通知书10余次,暂扣电镐、发电机、冲击钻等施工工具30余件。
 
当记者亮明身份就上述相关问题与自称4-1、4-2的业主代表联系时,该业主代表则称,“你们可以拿着证件来现场采访我。”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 
5月24日下午,刘虹告诉记者,“施工现场的车辆还在工地地下被掏空的部位停着,并没有被吊起来运走。”
 
对此,当地政府内部匿名人员透露,“不是不想拆此违建,是拆起来有难度。” 近一年来,随着北京城市疏解工作的推进和继续提升城市环境的需要,相关部门加大对违建的拆除力度,势在必行。新京报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此事。
上一篇:单价在10万元以上的学区房比比皆是
下一篇:搜狐焦点记者将带大家走进孙河板块